梁河--葫芦丝之乡网欢迎您!
【民族团结系列报道一】德宏景颇族的“金梭子”
发布:2019-03-06 来源:德宏团结报  作者:肖素梅  浏览量:96 

每年的正月十五,梁河县一年一度的目瑙纵歌盛会总在景颇山寨帮歪村如约举行,绚丽的景颇筒帕、饰有银泡的景颇服装、五彩的帕子和扇子,是爱美的景颇女儿目瑙场上的“必备品”,而这些服饰多是巧手的景颇妇女一针一线织出来的。德宏州第二届“德宏手艺大师”获得者金孔弄就住在帮歪村。沿着蜿蜒的山路,我们驱车前去采访她,听她讲述一个个民族文化传承和民族团结中的动人故事。


一进家门,只见两台织机都不闲着,60多岁的金孔弄正在与徒弟一边拉家常,一边传授技艺。徒弟也有50多岁了,是村寨里的一个姐妹,叫孔刊弄(音)。孔刊弄告诉记者:“之前学过一段时间,去领孙子后,又忘了。现在农闲时又来学习,景颇织锦有点难的,尤其是要织出花纹。”

金孔弄8岁跟随着阿妈和奶奶学习织锦,10多岁时就已经得心应手了。后来,梁河县供销社招工,她成了一名工人,一直忙于工作和家庭,织锦一歇就是30多年,直到退休后,才又重拾儿时的梦想。在亲戚的指导下,她勤学苦练,用几年的时间,才逐步掌握了梁河地区景颇族织锦的技法。随后,她一直致力于景颇传统织锦的传承,受聘担任景颇族织锦老师,多次参加各种比赛和培训,获得无数荣誉。2012年,金孔弄在首届景颇族织锦大赛中获得老年组一等奖,2016年被命名为“德宏州民族民间传统文化突出人才”,在巧手景颇女——2016景颇族织锦大赛上荣获最佳图案奖等。


据悉,这些年,金孔弄先后收徒20余人,只要有人来学习织锦,她都悉心教授,毫无保留。“我曾问过妈妈,才知道我们景颇族织锦有100多种花草(注:图案样式),不同的场合,不同年龄的服饰,采用不同的图案,遗憾的是我大都叫不上名来。”金孔弄说,“我这几年体弱多病,长年吃药,真担心那天就起不来了。我经常与学生说‘你们要好好学,用心学,我年纪大了,只有靠你们才能传承下去。’幸好,目前已经教出了两三个徒弟,基本掌握了织锦技法。我希望女儿、儿媳和孙女也来学习,掌握的人越多,我们传统的景颇织锦技法才不会失传。”金孔弄的大孙女有10多岁了,在外地读初中,她说:“我看不懂,但是也想学呢。”


“一天到晚不停手,也只能织四五厘米长的一小段。如果不小心织错了,更麻烦。所以,我一年只能织出两三块。如今,一块手工景颇织锦售价几千元。但是,部分珍贵的织物,我也不想出售,留下来做个纪念吧!”金孔弄一边介绍,一边给我们展示了多年来织成的筒裙、绑腿、筒帕等物品。 

金孔弄与大儿子住在一起,儿媳妇是傣族。她的儿媳告诉记者,她姓石,是芒东镇蚌摆村人,嫁到帮歪村后,生了两个女儿,自己在家操持家务、接送孩子、照顾老人,丈夫在盈江打工。“我这个儿媳刚来时,一句景颇话听不懂,我和儿子就用傣语与她交流,现在儿媳会听也会讲景颇话了。这几年,我们景颇寨子娶进来的媳妇有阿昌族,也有德昂族,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样。”金孔弄笑着说。金孔弄还讲了发生在很早以前的一个小故事:她家儿子到傣族村寨去求亲时,那里的人不知道她不仅听得懂还会讲傣语。他们悄悄议论:“听说景颇族会打人呢。而且,他家还是单亲家庭。”不料,金孔弄当场就用傣语回道:“婚姻自由,无论是汉族、傣族、景颇族,都是一样的。我家重来不打人,请你们放心。”听到这些话,那些议论的人脸红了。这只是当年求亲路上的一段小插曲,此后,无论是结亲的两个家庭,还是睦邻而居的各个民族,都相处融洽,鲜有矛盾。


“我是从穷日子过来的,小时候家里只有过年才吃一次肉。成家后,丈夫又因车祸早逝,我拉扯着三个儿女过日子,还要伺候老人,什么苦都吃过。现在党的政策好,国家形势好,去年家里的房子建好了,水电路接到家门口,吃饭有鱼有肉,真的是赶上了好时代。”金孔弄最后说。


采访结束,回城路上又聊起景颇族与民族团结进步,驾驶员辉哥感慨地说:“德宏各地举行的目瑙纵歌节,万人狂欢,场面壮观。景颇族同胞背着、舞着的可是真刀呀,但是成千上万的各民族兄弟姐妹都在一个广场上唱歌、跳舞、喝酒、吃饭,没有人说不敢去,也没有人感到人身安全受到威胁。这样的地方,哪来的不团结、不和谐?应该是当之无愧的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!”

德宏团结报记者 肖素梅


版权所有 翻版必究 Copyright ©2008-2019